注册帐号通行证在线投稿

天地尚存忧国念,汗湿青编送瘟神

中国网 2021-01-08 10:09:56

年是什么?年是团聚,是欢笑。 作为旅居瑞典十多年的游子,去年年底我满心欢喜远涉重洋回国陪母亲过年,却遇上始料未及的新冠疫情。于是2020年这个年,是我这一生中所经历的最特殊的一个年。没有炮竹烟花,没有迎春接福,没有对联,没有欢饮。1月23日(年二十九),武汉封城;1月24日(除夕)上午10时起,我老家咸宁、崇阳相继封城。1月25日(大年初一),我与八十老母一起过的年,冷冷清清,没有半个人上门探访。母亲给我斟一杯酒,我突然生起“浊酒一杯坐家里,空生寒窗无用计”的感慨。由于当时物资极其匮乏,于是我加入了各种的校友群、后勤保障群、公益群、加油群。利用自己海内外的关系,为筹集物资出谋划策、疏通关节。

请缨一线

尽管03年我参加了抗击非典,但此后海外多年,华侨的身份让我报国无门。作为医者,大疫来临时,不去抗疫,也是一种折磨。正惆怅之时,突然有一天,我接到老家咸宁市领导的电话。我感动莫名,立即请缨,来不及披挂,就要磨刀上阵。老母不满:就你一个人不安分,武汉都封了城,你命都不要了,要往前冲?我软磨硬泡,加上身为政委的三姐的思想工作做得成功到位,我终于得到老母亲的批准,可以出征了。由于走得比较匆忙,我只带了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就在崇阳县有关领导的陪同下,往咸宁这个主战场进发了

专业探讨

我到达咸宁指挥部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时任专家组组长的杜光教授,一见面,来不及寒暄,我就与杜教授交换对于这个疫情的看法,我们单独交谈了很长时间。

从专业的角度,简单地说,这个新冠肺属于风温伏邪侵犯太阴阳明二脏(经),治疗当祛除风温,调理太阴阳明。由于瘟疫与其他疾病不同,其传变迅速,从卫气营血(卫属太阴,气属阳明)的角度来说,当卫气同调,迅早从卫分截断。这是基本的思路。在疫情爆发之初,我就针对疫情第一时间公布了自己的“肺毒清”治疗方案。并且肺毒清在救治武汉重疫区第一例老年患者以及一家五口的聚集性病例有着非常成功的实践经验。咸宁市有关专家领导都对我的中医抗疫工作寄予厚望。作为一名曾经上过抗非一线的老兵,我对于这个病虽然不能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觉得从中医的角度来说,这个病定位与病机都很清晰,前期的成功案例更给我吃了定心丸,应该是可防可治的。

制定方案

1月29号晚上由专家组组长杜光教授召集咸宁市专家组的成员参加讨论,研究新冠肺炎的防治方案,并且出台了本市第一部方案。其中中医部分即采用我的肺毒清,为以后肺毒清在咸宁地区的广泛施用打下基础。在这个会上,我们对于中医和西医的治疗方案都提出了具有“咸宁特色”的建议,在西医方面包括抗病毒药物、抗菌治疗、辅助治疗(包括肠道菌群调整剂),中医方面就是肺毒清。我对于这个疾病的病因病机、治疗原则等作了简要的分析,取得了大家一致的赞同。肠道菌群调整剂的建议也是我提出的,因为近年研究很多疾病的发生都与肠道菌群失调相关,而由于“肺与大肠相表里”,所以对于肺系的疾病,是可以从肠道来调理的。这样一个方案,具有中西医的双重特色。

网络会诊

我们有专门的“肺炎专家组”微信群,这个微信群由各地的业务院长、专家组成,为疑难病例的会诊中心,有疑难疾病一线的医师就会将相关的病史、症状、实验室检查、CT及核酸结果发上来。专家们会对此病例进行讨论,发表指导意见。在疫情之初,由于人力资源有限,加以交通不便,这个平台对于调配优势资源、加强专业指导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肺炎专家组共64人,就我一位中医专家,因此我主要是提出中医方面的会诊意见。我会诊的第一例病人,是一位危重症患者,经我开的中药调治后,CT吸收很快。除了网络会诊,还有视频会诊、影像会诊等多种形式。后来我甚至将这种方式延伸到了与加拿大、澳洲、瑞典等其他国家的患者身上。在一个不能自由通行的时代,起到了其他方式难以替代的作用。

重症病房

重症病房对很多人来说是个神秘且可怕的地方,一谈到重症,似乎离死亡危险就近了很多。事实上不是这样。我们下过很多次重症病房,从总体来说,病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有很多病人还是能够正常的吃饭聊天和活动,只是当血氧饱和度降低到93%以下,有呼吸困难的时候就被诊断为重症。重症患者既可以发生炎症风暴,转为危重症,也可以朝普通型和轻型发展,取决于合理的医学干预。

重症病房的病人既有老年人也有青年人,甚至有小孩。总体来说,他们的精神还是比较乐观的,除了有极少数顽固阳性的病人比较烦躁外。有一位年轻女患者已经住了40多天院了,表现得非常的烦躁,说住院前她和她男朋友密切接触,她男朋友和家人都没有发病,为什么还不能放她出去。我便做她的思想工作,说你还没有转阴,你如果出去即便家里人不感染,但是万一周围有哪个被你感染了,你将来会不会后悔?同时你这种情况出去你的单位会同意你复工吗?我们出院都有国家定的标准,只有符合标准的才能出院。这位患者我在肺毒清的基础上,加用扶正转阴汤,结果很快就转阴出院了。还有极个别重症患者,予以银针施治,很快转危为安。银针取穴,要在取太阴、阳明经,根据患者情况补阳泻阴或补阴泻阳,一般病以太阴为主者(以咳嗽或乏力为主症),说明为风温直中于太阴,以补阳泻阴为主;病以阳明为主者(以发热或腹泻为主症),为风温直中于阳明,以补阴泻阳为主。留针时间一般为半小时,对于这种急性疾病,留针时间不宜过长,中病即止,这样既可邪去,又不伤正气。

大锅熬药

我同时任某一特别病区的专家组组长。这一特别病区就是单用肺毒清并获得巨大成功的病区。与其他病区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不同,这个病区只用肺毒清,60例阳性患者经肺毒清治疗10天后,仅剩4例阳性。后来此病区经中医药治疗所有患者完全康复。由于条件、场地以及病人自身因素的限制,最后我们决定采用大锅熬药的方法。咸安区民政局的副局长、咸安温泉办事处的同志专门负责熬药。

这个临时小指挥部共10余人,风里来雨里去,呆野外帐篷,由于大家坚持喝肺毒清,无一例发生感冒,有一位领导本来来的时刻就有咽痛,感觉要感冒的,结果喝了肺毒清后,这些症状都消失了。还有一位领导每天给她的门卫拎一小壶肺毒清,结果20余年的支气管哮喘经过20多天坚持喝药后,竟然痊愈了。人们在使用的过程中,向我报告越来越多的肺毒清的额外获益,包括治疗咳嗽、咽痛、急慢性支气管炎、腹泻、便秘、失眠等,都出人意料地起到了疗愈作用。说明通过阴阳气血的调和,身体的很多毛病可能就会迎刃而解,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个就是中医整体观念优势的体现。

同气连枝

我的姐姐王淑红写过一篇《爱的力量——医生小弟在逆行》的小文,我到抗疫专家组第20天后,老姐与小外甥星夜来访。姐姐是警令部政委,这段时间也在一线,天天忙得焦头烂额,我们要么是你忙,要么是我忙,要见上一面还真不容易。终于,在斜斜的细雨下,我们远远地站着,交谈着。我因天天出入高危区域,不知道保不保险,因此尽量离她与小外甥远点。后来,时人称呼我们为“警医姐弟”。我知道警察也是医生,为人类社会消除种种“细菌”、“病毒”,而医生也是警察,对人体的各种变乱提前做出预案,让人体保持在一种和谐的境界。由于时差和工作繁忙,我难以经常与远在瑞典的女儿通话。3月5日是她的生日,她妈妈发来一张她站在空荡荡的货架前面的照片,我突然泪崩了。我觉得太对不起亲爱的女儿了。可是,这个狡猾的病毒生生地将我们分开了。我将这段文字写给女儿,希望她长大时能理解。亲爱的女儿,在你过生日时,你的父亲正在故国家园抗疫。未能陪你,是我的遗憾。爸爸明年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礼物作为补偿!

海外健保群程妹妹的小宝宝出生了,通过一段时间的针灸药物调理,她顺利怀孕。小宝宝的父亲小廖正在武汉前线抗疫,只能通过视频连线,远远地看着小宝贝。我的弟子蒋晨一自愿做志愿者,冒着危险早出晚归,挨家挨户给小区居民们送菜、送米。纤弱的身子迸发出无穷的力量。新华社还以《武汉:社区保障居民:“菜蓝子”》为题报道了她作为志愿者帮助社区居民买菜的事情,国社还特别给了晨一多张特写。她在朋友圈这样写道:“今天2小时之内,派发完成了接近700份团购物资,以及100份国家储备爱心排骨!加起来近900份物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亚克西!”“中国日报国际版报道了我们的团购,突然感觉这些柴米油盐的事情瞬间高大上了。”

我的弟子陈维臻天天给长沙和贵州社区的人免费赠送肺毒清汤剂,义务上门给居民做体温检测,一天两次,多的时候上门人数接近140人次/天。1月27日,是他母亲的生日,他却忙于工作,无法当面祝寿。他在朋友圈这样写道:“祝妈妈生日快乐、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对不起,儿子不孝,不能当面给您祝寿,只能以这种方式,谢谢谅解!……愿老天保佑所有人都出入平安!……愿我们早日战胜新型冠状病毒!”……

在这个疫情下,一切都变了样,大家连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个体或小家庭在这个共同体面前似乎微不足道。有多少人主动或被动地牺牲了小家的温暖,投身到大家的洪流中去!

凯旋团圆

杜光院长在《抗疫逆行赤子心,大医精诚故乡情——我眼中的王维武》一文中讲我几过家门而不入的事。这一次,母亲,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回来了,儿子光荣地完成了任务,没有给您丢脸。母亲流着泪说,“你为我们争了光。想起你幼年失去父亲,一家人没了顶梁柱是多么的痛苦。你这次救了这么多人,避免多少家破人亡,我死了也可以闭眼了。”余生何德何才,总算无遗憾,实现了济世救人的生平夙愿。一生有此一疫,足矣。而我实际上有两疫,一次在浙江,一次在湖北。再来一次疫,我仍然会上一线。

疫情结束后,我又大致恢复了每日一诗的习惯。我不晓得这个习惯好不好,但是我只知道坚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做成习惯,大概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不渴望成功,不期盼出名,我只希望与我所爱的人和真心爱我的人平静生活,一心向善,济世救人,将来能开发出一两种造福人类的药来,此生足矣。

诗一首作结:

一片灵台尘不侵,松篁长向静中寻,

忽来妖瘴动太岁,愁云惨雾惊四溟,

夜凉如水浸袛衣,残月斜照本草经,

制得良方退邪疫,山河同体终安宁。

(作者:王维武 )

编辑:益语  审编:admin

本网所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公益活动网域名:IHUOD.COM的观点,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公益活动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益云融媒体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刊用本网稿件务必注明来源。
热门文章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